足足用了近两个时辰,他们这里的战斗才结束,随后他们又看了四周一眼,却发现,其它起火的地方,火也全都灭了,喊杀声也慢慢的停了下来,随后曾阳跟青峰子联系了一下,这才知道,青扬宗里的战斗基本上结束了,接下来所有弟子必须架到自己住的地方,等着执法堂的弟子前去检查,核实身份。

曾阳也没有多说什么,直接就让赵海带着人回到玄符洞那里去,同时还当着所有人的面,给了赵海一个命令,在他不在的时候,所有人必须要听赵海的,要是敢有人不听赵海的话,他就不会客气。

说实话,在听到这个命令的时候,玄符一脉的弟子马上就明白了赵海在他们之中的地位,他们真的是十分的羡慕,但是却没有说什么,他们都十分的清楚,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,他们必须要听赵海的,要是敢不听赵海的,他们就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。

赵海领着众人回到了玄符洞里,等到所有人都到了玄符洞里之后,他这才把所有人的空间装备都发给了他们,然后让他们回到自己的房间里,不准出来,但是同时,他也把玄符洞这里的防御法阵给打开了,就是怕现在玄符一脉的弟子,在有人与外界有什么联系,要是现在玄符一脉的弟子,在与外界有什么联系的话,那后果就真的是不堪设想了。

等到处理完了这些之后,赵海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他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儿,一定是阳符一脉的人,知道了宗门要对付他们的消息,所以他们提前发动了,只不过赵海没有想到,阳符一脉的人,竟然没有选择逃跑,而是选择对青扬宗进行破坏,这确实是一步狠棋。

而且赵海要是没有猜错的话,他可以肯定,阳符一脉的人,应该是已经把他们是超度人的证据,全都消毁得一干二净了,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超度人,这样青扬宗也就没有办法拿这件事情做文章了,所以这件事情最多也就代表着,阳符一脉叛乱了。

阳符一脉不跑这件事情其实也是可以找到解释的理解的,那就是青扬宗封锁了山门,任何人都没有办法离开,传送阵根本就不能用了,所以阳符一脉的人,没有人能逃跑,所以他们就直接来了一次破坏,就算是要死,也要在青扬宗的身上,撕下一块肉来。

这一晚很快就过去了,第二天早上的时候,一队执法堂的弟子来到了玄符洞这里,检察了玄符洞里所有人,发现没有阳符一脉的人之后,这才离开了,而赵海却是没有打开玄符洞这里的防御大阵,他担心,要是有阳符一脉的人没有被消灭,那些家伙在摸到玄符洞这里,想要给玄符一脉来一下狠的,那可就麻烦了。

事情还真的是让赵海猜着了,就在执法堂的人离开之后不长时间,竟然又有一队人来到了玄符一脉这里,声称是执法堂的人,赵海得报之后,也是一愣,不过他还是亲自去了玄符洞的洞口那里,去见见那几个人。

好几个人穿着青扬宗执法堂弟子的衣服,这衣服赵海之前见到过,确实是执法堂弟子的衣服,脸上也十分的平静,赵海走到了那几个人面前,看着那几个人微微一笑,随后一抱拳道:“各位是执法堂的弟子?不知道我来玄符一脉有什么事情吗?”

领头的一个身材高大,冷着一张脸的执法掌弟子,冲着赵海一抱拳道:“执法掌第四队队长,青浪有礼了,我们是来检察玄符一脉弟子的身份的,宗门规定,每一脉的弟子,都必须要接受三次检察,请配合。”

赵海点了点头,随后开口道:“好,各位请等一下,我联系一下师尊,只要师尊同意,那自然就没有问题。”说完赵海就拿出了一块通信法阵,刚要打开,就听到领头的那个执法堂弟子开口道:“且慢,现在你们的身份不能确定,所以你们不能与外界进行联系,对不住了,你现在不能跟外界有任何的联系。”

赵海看着那个执法堂的弟子,突的微微一笑道:“那我也只能说一声对不住了,不能让你们进玄符洞。”说完这话,赵海身形一动,直接就退回到了玄符洞里,而在他的身前,马民就出现了无数的符文,那些符文把他与那些执法堂的弟子,给完全的格开了。

那些执法堂的弟子一看到赵海的动作,他们的脸色不由得一变,领头的那个人看着赵海,冷声道:“这位师弟,我劝你还是不要乱来的好,我们可是执法堂的,你现在这么做,可是在与执法堂对抗,那对你可是没有任何好处的。”

赵海微微一笑,看着那人开口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不相信你们吗?第一,你们的衣服虽然做的十分的像执法堂的,但是你们的衣服上,却并没有执法堂弟子特有的一个防物法阵,之前来的执法堂弟子,他们身上可是有那么防御法阵的,第二,你们来了之后,并没有出示你们执法堂弟子的身份牌,这与第一批来的执法堂弟子也不一样,第三,虽然你们穿着执法堂的衣服,但是你们修练的功法,却不是执法堂弟子修练的功法,结合这一点儿考虑,你们绝对不可能是执法堂的弟子,所以我当然不能让你们进来了,我现在就给师父去信,问一问这件事情。”说完赵海在一次拿出了通信法阵,但是同时却是用传音的功法,直接就通知他身边的一个曾阳的仆从,让他马上就把所有人全都叫出来,做好战斗的准备。

第二百一十七章 死守

那些穿着执法堂衣服的人,一听赵海这么说,他们的脸色都不由得一变,随后其中一个马上就是一挥手,随后大声道:“上。”说完他手一动,手里就多出了一张符纸,随后把符纸往前一丢,那符纸一下就帖到了玄符洞的防御法阵上随后就听轰的一声巨响,玄符洞门前的防御大阵,竟然直接就破掉,那些穿着执法堂衣服的人,直向玄符洞里冲了过来。

而这个时候,赵海却是猛的一动,他的身上出现了一只巨猿,这只金色的巨猿,足有十多米高,站在原地一阵的咆哮,更让人感到吃惊的是,这只巨猿的手里,竟然还拿着一个流星锤,随后那流星锤直接就从巨锤的手里飞了出去,直向那些穿着执法堂衣服的人身上砸了过去。

那些人全都是一愣,随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,他们一看那巨猿,还有巨猿手里的武器就知道,那武器一定是一件法相法器,要知道法相法器可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,一般的星级高手,可没有什么法相法器,却没有想到,赵海的手里竟然会有,他们也马上就唤出了法相,各种各样的法相同时出现,随后直向巨猿扑了过去。

但是他们还是小看了巨猿手里的流星锤了,他们就不知道,那流星锤有多么的强悍,那流星锤要说起来,也没有太多的能力,要说那流星锤,他真正的特点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重,十分的沉重,但是在这里,这一个优点,却是胜过所有的优点。

就见那流星锤就好像真的化成了一颗流星一样,直向那些人砸了过去,当头就砸在了一只虎形法相身上,那虎形法相与一般的老虎也不同,他的身上竟然不是毛,而是一层硬甲,头上还长着一只角,看起来十分的可怕。

但是那流星锤砸到虎形法相的头上的时候,那虎形法相一直就被砸得粉碎,直接就消失不见了,那流星锤竟然直接就砸到了那个修士的身上,那个修士直接就被砸成了血雾,四下飘飞。

随后就见那巨猿手一动那流星锤竟然一转,流星锤绳子,就又缠到了另一把剑形法相上,随后巨猿一拉,那剑形法相,直接就被勒得断了,法相直接消失,露出了里面的修士,但是可惜的是,那个修士也被这绳子给勒住了,直接就给勒死了。

但是就在这个时候,另两个剑形的法相,也直接就杀到了巨猿的面前,直向巨猿刺了过去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巨猿的身上,出现一层盔甲,就听到当的一声了,那两巨形法的法器,直向就刺到了那盔甲上,盔甲上出现了两道了裂痕,巨猿也是仰天狂吼,好像是很痛苦,但是他却没有动,不过他的两条腿,却是已经陷入到地下去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玄符洞里其它弟子也全都冲了出来,他们看到洞口的大战,全都是一愣,他们都知道赵海的法相已经变成白鹤了,怎么这里又出现了巨猿法相?但是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们多想,现在的情况已经十分的明显,外面的那些人想要进入到玄符洞里,而巨猿正在抵挡,他们马上就上去帮助。

众人也十分的清楚,他们要是就这么冲上去,那就是在送死,所以他们全都化出了自己的法相,就准备上前帮助。这个时候就听到巨猿嘴里突然传来了赵海的声音道:“在我身后,结成第二条防线,给师父去信,请师父回来救援。”

虽然嘴上说着话,但是手上却是没有停,他的流星锤这个时候在一次飞了出去,又砸死两个,不过同时他的身上又挨了几下,巨猿身上的光彩好像是消失了一些,但是他却依然是一步没有退。

赵海已经看出来了,这些人的实力十分的强悍,如果真的要放他们进入到玄符洞里,那玄符洞里的人,怕是就真的危险了,不管是乐文真还是林沧他们,都不是这些人的对手,现在他只能是利用洞口这里不大的空间,把这些人全都给挡在这里,要是真的让他们进了洞里,那玄符一脉这一次怕是就会元气大伤了。

当然,他的实力也不只是这么一点儿,但是他却不得不装出他的实力只有这样,只有这样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,他相信曾阳在听到这里的声音之后,一定会尽快的赶回来的,而且他们旁边的洞府里,要是有高手在的话,也一定会赶过来的,他只要在坚持一阵,就不会有事儿了。

终于,在巨猿第三次把流星锤丢出去,他的身上又挨了两个,巨猿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叫声,直接就消失不见,而这时那些人也直接就向洞里冲去,但是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清亮的鹤唳之声传来,随后这个鹤唳之声响起,一只白鹤突然出现在了洞口那里,白鹤的双翅一振,一阵狂风刮起,直接就把那些想要往洞里冲的人,全都给当住了,随后就见那白鹤双翅一振,直接就从地上飞了起来,但是他飞的并不是很高,两只鹤爪在空中不停的挥舞着,所有被他抓中的法相,几乎全都马上就碎掉了。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14i8.dzhhyy.com

d32.dzhhyy.com  not.dzhhyy.com  0g5ae.dzhhyy.com  jef.dzhhyy.com  67ye.dzhhyy.com  

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