蒋璃没见过印宿白,不知道他长得是圆是方,拿了张黑纸剪了个人脑袋贴在墙上,然后一个飞刀甩过去,锋利的刀尖就穿透人头像生生扎进墙里。

人头像扎穿的位置是印堂。

印宿白?

蒋璃冷笑,叫他印堂黑更合适。

后来她去过一次千城赋,歌舞升平,其中,她看见了芙蓉。

等回到林客楼的时候,她对蒋小天说,千城赋和meet,死也要夺回来。

蒋小天回答干脆:咱有人有钱,还怕那个印宿白?

有人,她理解,毕竟曾经跟着谭爷的人现在散落在沧陵的也不少,从那天的迎接架势就能看出来。

但是,有钱?

蒋璃质疑地看着蒋小天,问他有钱这一说从何谈起?蒋小天支吾了半天,扔了句,你也别太小瞧我,我现在多少能都独当一面了,反正你就别操心钱的问题了。

能独当一面蒋璃是有点相信的,那天当着众人的面,蒋小天也有小头领的风范,就连虎头他们都叫他一声天哥。

最开始回沧陵的时候,蒋璃处处小心,毕竟当初近乎是逃也似的离开沧陵,而且还背着被调查的名义,所以,很多时候她都不露面。

可时间一长,什么动静都没有,她就不免有些困惑。蒋小天闻言她的困惑后抱着肚子直笑,跟她说,当初是省里配合查谭爷的事,调查组早就调回去了,再说了,你底子白,钱上缴的捐赠的都做了,现在能查你什么啊?更重要的是——

最后一句话截住没说,蒋璃问他重要的是什么?他嘿嘿赔笑,想了想说,重要的是,政府要发展当地经济不是?

蒋小天说的是场面话,蒋璃自然能听出来,但不管怎么问他都不搭腔,她隐隐觉得,自己能在沧陵长治久安,蒋小天口中那半截没倒出来的话才是关键。

凰天重新开业。

大张旗鼓,蒋璃故意的。

果不其然,印宿白的人前来闹事。蒋璃正准备会一会这群人的时候,不想饶尊来了,更令她惊讶的是,杨远跟他一起来的。

两人都带着手下,十分招摇,光是花篮就把凰天的门口挤满了。

等蒋小天跑出来的时候,印宿白的人统统都没影了,他绘声绘色地给蒋璃描述:一个是京城太子爷,一个是天际副总,往凰天门口一杵,谁还敢闹事?

后来蒋璃才知道华力与天际二度合作,饶尊参股沧陵的能源项目。

杨远作为此次项目的负责人,自然是公事缠身,但让蒋璃不解的是,他还是能倒出时间时不时就过来找她。

叙旧?

蒋璃的态度摆明了不想跟他叙旧,但杨远似乎真是没什么眼力见,不管是她忙着还是闲着,总是往那一坐,就开启自顾自聊天模式。

聊得无非就是陆东深。在杨远的叨叨下,陆东深的近况蒋璃倒是一清二楚。

第363章 与其等风来,不如自成帆

能源项目落地后,陆东深就飞回美国。据杨远说,陆老爷子的身体虽说恢复起来挺难,但也脱离了生命危险,不能操劳,更不能过度处理公事,一时间陆门的风向就变了。

陆振杨退居二线,秦苏掌控董事局发言权,陆东深成为陆门执事中最年轻的一位。

“外界传什么的都有,说什么陆老先生被迫退居二线,妻子篡权为儿子铺路。胡扯蛋这是。”杨远说这话的时候正坐在壁炉旁的沙发上,悠哉得喝着蒋璃刚刚煮好的滇红。“都这个时候了,秦董事长作为大股东之一又是陆家的主母,她不上谁上?还有陆东深,回到陆门面对的可不单单是陆起白,但凡有心想坐权力交椅的陆姓人都不会放过他,虎视眈眈盯着他出错。所以你说说看,秦董事长身上的担子有多重?陆东深肩上的压力有多重?西奈山那个项目那么难啃秦董事长也要亲自接,还要跟乔远集团竞争,

说白了,还不是想让董事会的那些人闭嘴?”

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

警告 / WARNING

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,傳閱,出售,出租,交給
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,播放或播映。



0yvm0.dzhhyy.com  a8nwu.dzhhyy.com  qup.dzhhyy.com  u520r.dzhhyy.com  p35o1.dzhhyy.com  

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 shown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