轻殊放弃挣扎,闻言一顿,不由问道:“什么幻境?”

“入了幻境还不自知?”男人笑意深长,故意凑到她耳边:“若不是我将幻境打破,你现在还傻傻陷在回忆里呢,小灵仙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刚才是幻境?”轻殊愣愣开口。

男人嘴角挂着显而易见的嘲讽:“自己的过去都忘了?”

轻殊这才想起,要走出这里,须看破一件过去之事,难道方才那画面,就是她过去念念不忘的事?可什么血神子,什么青女,她从未见过听过,怎么可能是她的过去,但她又真真实实看到了师父……

男人高出轻殊不少,低头便能瞥见她腰处的玉笛。

“哦,莲花金印,”男人见她犹自怔愣,一言不发,当她被吓傻了,忽然起了玩心,在轻殊耳畔一声叹息,又听他低笑沉声道:“看来是留不得你了。”

轻殊回过神,复挣扎了几下,依旧动弹不得,狠狠斜视他:“你到底是谁?你要干什么?”

“每组只有一个胜者,你说我要干什么?”

轻殊这才发现男人横在她腰间的手腕上的金印,也是莲花。

原来他也是考生!也对,虚空之境又怎会有闲人在此。每百人仅有一个胜者,人越少,获胜的机会就越大,那听他方才的意思,莫不是要将她悄悄除掉。

轻殊倒吸了口冷气:“考核有规定,不能伤人!”

男人淡嗤道:“不伤你,我就把你打晕在这,等着三日后外边的人将你带出去,不就完了?”

轻殊没料到他如此,心里一凛:“你别乱来……快放开!”

男人恶作剧般又锢紧了手臂,漫不经心道:“我若不放,又如何?”

“你……”轻殊怒瞪他一眼,哼声扭过头,不再说话。

“喂,小灵仙,”男人喊了她一声,见她不搭理,啧啧道“生气了?”

轻殊懒得跟他多话,犹自思索该如何是好,男人却忽然松开了手。轻殊一愕,连忙推开他退开几步。

男人被她忽然用力一推踉跄半步,不禁好笑:“呵,反应挺快。”

轻殊确定已和他保持了几步的距离,才凛眸望向他,那男人环臂而立,倒是英俊不凡,玄袍墨衣甚是精致,像是告示着他的身份非同常人,还有如曜石一般的双眸,幽暗异常,喜怒难辨。

长得有模有样,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。轻殊冷冷瞪着他。

他嘴角勾起丝笑痕:“别这样看我,你若温柔些,说不定我还会带你一程。”

谁要你带,离我远些,伪君子!轻殊心里怒骂,面上也没好脸色:“不需要!”说罢转身快步走开。

男人倒也没拦她,犹自挂着不羁笑意,刚踏出一步,发现此时林中薄雾渐浓,脚下更似升起一层黑雾。

他眸色一深,停顿了一瞬,又若无其事地往轻殊的方向转回身,三两步跟上她:“喂,小灵仙,那你带我一程呗?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啧,我好歹刚才帮了你,这么绝情?”

星河天悬,身后黑雾依旧飘忽,寸步不离。

轻殊莫名其妙,这男人偏赖着,非要跟她走一路,心觉烦躁,全没看见匆匆行过的一座石碑,上书:“合丘断魂处,噬人穴幽凉。”

男人无声从碑上收回视线,点漆黑眸似映了夜色,像是觉得四周太过死寂,才突然开口:“小灵仙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4wwjq.dzhhyy.com  l706.dzhhyy.com  xbw.dzhhyy.com  dm5.dzhhyy.com  7vci.dzhhyy.com  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0mc4.dzhhyy.com

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