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要不是当初你女儿顶替我跟祝彦琛通信,何来今日这般纠缠?你莫要把你女儿嫁不成将军府的怒火发泄到我的身上来。”欢颜一边说着,一边把玩着自己手中的暗器,只看得那陈氏心中一凉,再不敢说什么。

这顾欢颜什么时候懂得用暗器了?方才那一下,没有几分功力,还真掷不了那么准。

没多久之后,祝彦琛和施展阳在顾府打了一架的消息便传到了谢安澜的耳中。

那暗卫本来是谢安澜安排在欢颜身边保护他的,不曾想亲眼目睹了今日之事,便是赶紧回禀了谢安澜。

谢安澜听罢之后,自是十分不悦,眉头深蹙,当即对一旁的成毅道:“你去……”刚说了两个字,谢安澜却又蓦地停了下来,坐回到了椅子上。

成毅见状知道自家少主是在考虑,也不开口打扰,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等着。

良久之后,谢安澜微微摇了摇头,“算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成毅万分诧异,“可是顾小姐那边……”那两位主儿都要去给顾小姐下聘了,世子怎么还不着急啊?

“且静观其变吧。我倒是希望他们能闹得大些,最好……”略顿了一下,谢安澜却是缓缓勾起了嘴角,“最好能闹到皇上的面前去。”

成毅闻言心道:世子这是怎么了?该不会是被气糊涂了吧?任着那祝少将军和施小侯爷胡闹也就罢了,怎么还巴不得他们闹到皇上的面前去呢?这么一来,顾小姐该有多为难啊。

但是谢安澜的神情却比方才轻松了很多,甚至能称得上是愉快,“成毅,你去找个跟施展阳要好的人,让他在施展阳的面前怂恿几句……”

成毅听了谢安澜的吩咐之后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,世子这是什么意思?这么一来,万一顾小姐真的嫁给了旁人呢?

可谢安澜并未有向他解释的意思,只吩咐他去照做就好了。成毅只好带着满腔的疑惑不解,转身离去了。

而另外一边的施展阳离开顾府,回到自己家中之后,竟真的跟自己的父母提了要娶妻的事情。

淮康侯及其夫人一时难以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,自家儿子一向逍遥得很,从来不受拘束,当初一走就是三年,如今才刚刚回来,正打算要给他说亲呢,没想到他自己倒先提起此事了。

诧异过后,那侯爷夫人率先回过神来,“你想娶的是谁家的姑娘?”

这倒也是好事。自己还一直担心自己的儿子不受拘束惯了,说不定不愿娶妻。如今他自己提出来,虽然有些出乎意料,但不失为一件好事。

侯爷夫人只想着,自己儿子回来这几日,满京城地乱窜,估计是看上谁家的姑娘了。

“是顾府的二小姐,顾欢颜。”

侯爷夫人一听这话,刚刚扬起的笑脸,瞬间就垮了下去,“顾家的二小姐?你怎会跟她扯上了关系?”

“也没什么,就是之前同五皇子一起去赏花,恰好碰到了她,一见之下,便对她钟了情,还请父亲和母亲能够成全,尽早派媒人上门提亲。”

“胡闹!”侯爷夫人怒声道:“哪里就有这么草率要提亲的?你可知那顾家二小姐是什么人?”

施展阳满不在乎地道:“还能是什么人,就是顾家的二小姐呗。”

“你回京也有这几日了,难道没听说她跟将军府之间的纠葛?”

“听是听说了,但跟我要娶她有什么关系?左右她不是还未婚配吗?”

“那你可听说她命里带煞的事情了?她的祖父母还有她的亲生母亲都被她给克死了,连她的亲生父亲都不愿亲近于她,你却说要娶她,你这是上赶着去送命是不是?”

施展阳听了之后,却是哈哈大笑,“母亲,您竟然也相信这样的无稽之谈,不过是巧合罢了,哪有这么玄乎。”

“不管怎么说,这个顾家二小姐娶不得。改天我就让媒人过来,给你挑几门合适的亲事,我和你父亲也不是独断专行的人,我们让你自己选,但这顾家二小姐是万万不行的。”

“我还就跟你们说了,我就非要这个顾家二小姐了。”说罢之后,这施展阳也不再理会自己的父母,径直回自己的住处去了。

这淮康侯和侯爷夫人虽然也将这件事放在了心上,但是只以为先拖着也就罢了,待跟他寻一门更好的亲事,他也就将这位顾家二小姐抛诸脑后了。

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

警告 / WARNING

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,傳閱,出售,出租,交給
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,播放或播映。



7v6.dzhhyy.com  8cfkv.dzhhyy.com  fq2.dzhhyy.com  x51m.dzhhyy.com  tmr.dzhhyy.com  

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 shown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