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所以这才是几辈先行者决定牺牲的真相么?”方菲的眼睛里也晃动着光,“他们知道只有意识才能封印妖鬼,所以义无反顾地决定抛下肉体。骨相附着在肉体里不是为了控制肉体,而是在等待着脱离肉体而出的意识。”

“是的……是的,”邵陵喃喃着,思索着,“我们这些普通人也许控制不了自己死去后的意识,但那位先辈大师可以,骨相《山海图》具有的念力可以。所以它们需要我们献出自己的意识,或者说,用灵魂来献祭。之后我们脱体而出的意识与骨相的念力相结合,就可以成为封印,阻绝鬼祭台的能量场,将妖鬼继续封在地下长达百年。”

“所以,”牧怿然开口,目光望在柯寻的脸上,眼底是只在《逆旅》那幅画里曾出现的悲沉,“所以《逆旅》那幅画为我们暗示出的线索,是‘我们所有人团结在一起走出这一步,虽然这一步可能是倒退,但这倒退的一步,是为了更长远地前行。虽然这一步倒退,可能就是万丈深渊,但换来的却是永恒的光明’。”

柯寻看着他,这段另一个时间线上的柯寻所说过的话,他的怿然记得比谁都清楚。

“所以其实早在《逆旅》的时候,画的幕后力量就已经告诉了我们,”朱浩文的目光则一动不动地盯着脚下冰冷的地面,“我们只有牺牲自己,只有死亡,才能换取这个世界的太平,才能为人类这个物种,留住永恒的光明。

“但世界并不需要我们拯救,只需要我们用自己的生命,封住这个小小的祭台。

“我们其实就相当于一个遥控器——不,我们连遥控器都算不上,我们充其量就是遥控的电池,骨相《山海图》才是遥控器,把我们这些电池装上,然后在遥控器上摁一下,就能阻止核武器毁灭地球,而我们只不过是一个工具,真正拯救地球的,是让我们通上电,然后摁在遥控器上的那只手。”

罗勏在旁边红了眼睛,眼泪大颗大颗地落在脚下的土地里。

“其实我们猜得不错,”秦赐轻轻叹了一声,“整个入画事件,的确有两股力量在幕后起着作用。一股来自地下的妖鬼,一股来自地面,由《山海图》的巫力、大巫的祝祷之力和玄学高人的意念力合成的、具有传承力的念力。

“但我们却彻头彻尾地猜错了一件事,那就是,在画里一直想让我们死的,并不是妖鬼之力,而竟然是属于人类一方的那股念力。

“妖鬼才更希望我们全员活下来,人类的传承念力反而更希望我们全员死去,因为只有我们全员死去,九鼎和地维的十三道骨相才能和我们脱体而出的意识力合二为一,对妖鬼实施封印,开启又一个新的百年的镇压。

“直到现在我才恍然惊觉,原来我和小牧所进入的第一幅画《自由心证》,它所暗示的线索并不是什么需要用心判断善恶对错,而是,在我们进入第一幅画的时候起,它就已经告诉了我们,我们所以为的正义的一方,其实想要杀死我们;我们所以为的邪恶的一方,其实想让我们活下去。

“可这两方力量,究竟谁才是善,谁才是恶,谁才是对,谁才是错,对于我们这些入画者来说,恐怕是最纠结最难定义的……这恐怕才是真正的自由心证的奥义所在吧。”

“那我就很不明白,”吴悠红着眼睛道,“既然正义的一方想让我们死,为什么不给我们一个安乐的死法,为什么要在画里弄出那么恐怖的事情来害死我们,我至今想起何棠的死状都觉得浑身发冷难以承受。”

“入画这种形式,应该是脱胎于偶像祝诅术。”牧怿然道,“画也是‘偶像’的一种,在上古时代,画才是最主要的记录和传播方式,至于我们之前所说的‘光’字,它本来也是一种象形字,是一种图画符号,所以把它看成是画也无不可。

“入画的幻境出现在阴阳相接薄弱处,未尝不是妖鬼和人类这两股力量,在此利用偶像祝诅术进行相互博弈。

“而祝诅术的‘诅’字,本就有加害的凶戾之意,这种术法本身所具有的性质,我想不是双方的力量所能决定的。

“再兼之在画中,双方的力量势均力敌,谁也没有办法压谁一头,双方一直处于相互牵制,相互影响,百般纠缠的状态,在这种无法一家独大的状态下,画中的幻境是什么样,恐怕也不是其中一股力量能够单独决定的。”

“那我们……那我们怎么办?”李小春无措地问,“就真的只能牺牲自己,把灵魂交出去了?就真的没有能活下去的办法了?”

众人都是沉默。

尽管理清了所有的来龙去脉,尽管明白了对付妖鬼的手段原理,可仍然没有办法,没有办法不牺牲自己的生命。

意念力或许有用,意念力或许强大到足以对抗神魔,但谁都清楚,肉体死去对于人类来说,那就是真正的死亡,意识也许还能活着,但活着的意识无形无体,只能那么漂浮着,什么都做不了,那样的‘活’又有什么意义?

暮色如同死亡一般,悄无声息地降临在入画者们的周围。

“……真的没有办法了吧……”卫东在渐渐卷刮起的寒冷旋风里瑟缩着,失魂落魄地说。

“……没有办法了。”邵陵的目光溶进晦黯的暮色里,浮着群山般的苍凉。

“我……我不想死……”罗勏抽噎着,身子摇摇欲坠。

柯寻抬起一直低垂着的眼皮,看向大家:“时间不多了,这些先辈们的遗笺,咱们再埋回原处吧,上面加上咱们整理的这些线索,把刚才咱们所有的推断补上去。”

众人默默地回转帐篷,重新补上线索,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,回到了那块埋有遗笺的岩石旁。

一样一样的把先辈们的遗笺放回原处,最上面压上大家的东西。

就在顾青青准备把用纸写的线索放进去的时候,忽然被柯寻伸手拦住了。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0656.dzhhyy.com

d5aun.dzhhyy.com  6qf0t.dzhhyy.com  l3jo.dzhhyy.com  jfncv.dzhhyy.com  lv3a3.dzhhyy.com  

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