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道:“李家大公子,你看,大家都知道你家做出这样的事之后,我们两家是不可能再结亲了,就是李家二公子,也觉得这件事不妥当。所以说,我们家当初拒婚的时候,你们已经是没有办法了,对吗?”

李端心里是赞同这种说法的,但他没有说话。

上次,他就是答得太急了,让郁小姐钻到了空子,把两家结亲的可能性完全斩断了。可见他小瞧了郁小姐。他就应该知道,郁家敢任凭郁小姐和他对峙,郁小姐就应该有自己的过人之处。

以后,郁小姐说什么他得好好想想才能回答。

让他意外的,还有裴宴的态度。

他知道郁家和裴家的关系不错,他来之前,曾想过是不是提前拜访拜访裴宴,但他又担心因为他的提前拜访让裴宴误会他们家在这件事上理亏,从而影响裴宴对他的印象——裴宴的师座和同门太厉害了,而且个个都占据要职,怕他有一天会求到裴宴。

可现在看来,这件事他恐怕又做错了。

郁家能请裴宴做中间人,多半是已经说服了裴宴,让裴宴对李家先入为主了。

要打破这个僵局,他得更小心。

“郁小姐,话也不能这么说。”李端笑得如沐春风,丝毫看不出心中的慌乱,道,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我们家始终是想和郁家结亲的,不会做出那般自毁长城之事。”

郁棠也笑,笑得温婉而又谦和:“可事实是,我们家一心要为我招赘,你们家一心想要我嫁入李家,两家都不愿意退让,令堂则做了糊涂事。我没有说错吧?”

第六十六章 认定

郁棠被绑架,救她的人是裴宴。而李端在来之前就曾经和他父亲留在家里的清客仔细地讨论过了,绑架的事是抹不掉的,而且容易节外生枝,当务之急是无论如何都要否认杀死卫小山的事,否则就算李家是官宦之家,也有可能会被要求杀人偿命,到时候谁去背这个锅呢?

李端想了想,觉得郁棠这话没有问题,遂笑道:“郁小姐,这件事是我们家做得不对,只是‘天下无不是的父母’,还请郁小姐不要和家母计较。若是郁小姐还觉得气难平,我愿意代表家母补偿郁家和郁小姐。”

话已至此,郁棠猜都能猜到他会说些什么。

“补偿就不必了。”她淡淡地道,“我们家不过是没有答应你们家的求婚,令堂就可以坏我的名声,而之前令堂三番两次地请了汤秀才家的太太去我家说媒,却屡次被我家所拒,想必令堂也恼火的很。只是不知道令堂知道我们家有意和卫家议亲的时候,令堂又是怎么想的?又做了些什么呢?”

话终于绕到卫小山的事上来。

在座的众人俱是心中一动,随后三三两两地小声耳语起来。

原本觉得李家根本没有杀卫小山的动机,但现在听郁棠这么一说,还真有可能是李夫人干出来的事。

郁棠的话音没落,李端心里就咯噔一声,知道自己这次被郁棠抓住了把柄,他看一眼脸上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神色的乡绅们,忙道:“郁小姐此言差矣。我母亲虽然脾气有些急,却不可能干得出杀人的勾当。郁小姐说话要讲证据的,可别乱说。”

说完,他朝裴宴望去。

裴宴之前还正襟端坐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左肘支在太师椅的扶手上,神色颇为悠然地坐在那里把玩着一件和田玉的貔貅,看不出喜怒。

李端有些着急,面上却不敢流露出分毫。

而郁棠已冷冷地道:“怕是李大公子关心则乱。女儿家的名声如何地要紧,李夫人难道不知道?她为了一己私利能让那些混混绑架我,这与杀人何异?李大公子怎么就敢保证令堂知道我们家准备招卫家二公子为婿,就不会恼羞成怒,从而做了类同于绑架我的事来呢?”

李端辩道:“杀人和绑架怎能相提并论?”

郁棠咄咄逼人地道:“有何区别?同样是指使人,同样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对于安坐内宅的妇人来说,平日里能听见别人议论女子的清白,却未必会亲眼看见杀人,恐怕对于李夫人来说,坏人清白比杀人更能震慑人吧!难道我说的不对?或者是李夫人觉得女子的清白不重要?”

她的话如滴进油锅里的水,噼里啪啦地炸开了。

那些乡绅纷纷议论起来:“女子的清白自然是比生死更重要了!”

“李夫人就算是一时气恼,也不能这么做啊!”

“就是,就是。这件事做的太过分了。”


gnd.dzhhyy.com  hnkcg.dzhhyy.com  5vk.dzhhyy.com  rxah.dzhhyy.com  m106.dzhhyy.com  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00to.dzhhyy.com

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